生庭

HE爱好者

【灿勋】等我到十八岁。(短篇一发完)

叔叔给你钱。
好吧叔叔我爱你。

01.
朴灿烈收养吴世勋的时候,他二十,吴世勋十二。
朴灿烈磕磕绊绊陪吴世勋经过青春期,来到叛逆期,看着吴世勋染的满头银发大发雷霆。
“小孩子家家染什么发,那些染发剂也不知道对头皮伤害有多大!是我给你的零花钱太多了吧!。”
“叔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家孩子不染个发证明一下青春呀。”
朴灿烈气笑了:“你要青春还是零花钱?”
“....我现在就去染回来。”
“回来!还染什么染?等他自己黑回来!”
吴世勋:叔叔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叔叔,你那件放我床上的睡衣你是不是拿走了!”
“我拿去洗了,还没干。”朴灿烈在洗手间准备洗漱。
“我不管你还得再给我一件,不然我睡不着觉。”
“那你今晚和我睡!”
“不要。”
“....勋勋长大了就嫌弃叔叔了吗!”
“...才不是,你要打呼。”吴世勋反驳。
“里骗银。”朴灿烈满口牙膏泡沫。
“那你随便给我一件!。”
“你自己去找!看上哪件拿哪件!”

朴灿烈洗漱完离开洗手间,吴世勋的房门已经关上了。
“臭小子。”

02.
第二天早晨朴灿烈还没起床做早餐吴世勋就敲开了他的房门。
“叔叔,你今天是不打算让我上学了吗?”
“我艹!闹钟没响!”
“我还等你给我老师请假呢,理由是我叔叔没给我做早饭。”
“要不,你出去吃?先将就一下。”
“那你陪我一起。”
“行行行。”朴灿烈火速收拾好自己出门。

吴世勋带朴灿烈去了一家馄饨店。
“这家很好吃,我和同学经常来。”吴世勋道:“老板两份馄饨。”
朴灿烈调侃道:“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呀世勋小旁友?”
吴世勋白了他一眼,“我长这么好看,肯定是....”朴灿烈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吴世勋木着脸道:“秘密。”
“.......”小孩子长大了都跟大人有秘密了怎么破。
朴灿烈满心满眼沉浸在儿大不由爹的悲伤中,成功取悦了吴世勋,吴世勋憋着笑道:“是男同学啦,老师说不要早恋,我多听话的一个孩子呀。”
朴灿烈满不在乎:“你叔我在你这个年纪,女朋友都好几个了。”
正巧老板馄饨上来了,吴世勋把筷子往朴灿烈碗上一放:“吃饭!”

放学后,照例如果门口没有朴灿烈的车,吴世勋就自己坐公交。
吴世勋敲开驾驶座车窗,惊喜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这几天比较忙吗?”
“上来,今天周五,带你去吃好吃的。”
“吃什么!”吴世勋兴奋道。
“就我们常去的那家店,还有一个阿姨,世勋好好表现哦。”
“阿姨?”
“对,合作的伙伴。”
“哦,我不要去了。”
“怎么了这是?”
“我作业好多。”
“世勋同学,敢问你哪次不是周日下午疯狂赶作业?”
“.......”

朴灿烈:“行吧,我把你送回去。”
吴世勋本来在搞手机,猛的抬头,朴·易受惊·灿被他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憋了几秒忍不住问:“怎么了。”
“我觉得你说得对,作业可以周末再补。”
“是吧,还是吃的重要。”朴灿烈宽慰道。
吴世勋一口银牙要咬碎了。
“世勋呐,叔叔给你找个婶婶的话...你觉得怎么样?”朴灿烈问。
“不怎么样。”
“那就算了。”

到了吃饭的地方,那位女士已经把菜点好了,还给了吴世勋一个解释:“世勋呐,去接你的时候灿烈让把菜点上,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随意点了些。”
一点都不随意,桌上大半部分菜都是吴世勋爱吃的。想到朴灿烈把自己的喜好告诉这个女人让她来讨好自己,吴世勋就觉得烦躁。
“世勋明年就高三了对吧。”女人问。
“dei.”
“学习成绩怎么样呢?”
“.....”
见吴世勋没有答话的意思,朴灿烈打圆场道:“世勋成绩很好,别问东问西了,快吃饭吧。”

总之这一顿饭,吃得很尴尬。
吴世勋潦草吃了几口,就说朋友约着出去唱歌。
朴灿烈一反平常老妈子心态,只说早点回来。
吴世勋看了一眼他,又看一眼那个女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门一回头,发现朴灿烈居然没有跟上来,无名火顿生。

越走越委屈,越走越觉得朴灿烈不要他了。
他又想起车上朴灿烈问他我给你找个婶婶怎么样。
吴世勋在心里回答。
我婶婶只能是我。

同学约歌当然是假的,但吴世勋从超市买了几罐啤酒是真的。
小孩儿沿着护城河边走边喝。
喝完了就摔,索性还有理智,没摔到垃圾桶里还怂不兮兮捡起来。
小孩儿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酷。

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呢。是初三那年毕业,一帮小孩尝鲜,愣是让老板把酒卖给他们了。
那天朴灿烈有事不能来接吴世勋,吴世勋大着胆子,被怂恿着喝了几口。
小孩喝酒上脸,许久不消,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朴灿烈已经在了。
小孩顿时慌了,大热天的晚上拿校服把自己的脸裹得严严实实直冲房间。
那时候他俩还睡一个房间。
朴灿烈以为小孩发烧了,端着温水进房间闻着一丝丝淡淡的酒味,气得差点没把杯子摔了。
奈何小孩已经睡得香甜。
那天之后,吴世勋主动提出和朴灿烈分开睡。
朴灿烈气不打一处来,更多的是委屈,小孩儿长大了,为了以后的自由不和他睡一起了。(他以为的自由是方便日后干坏事。比如喝酒。)
然而小孩儿说话一套一套的,很快就安抚朴灿烈那颗老父亲般的心。

如今吴世勋破罐子破摔,也不怕什么了,喝完酒就回家,完全不觉得自己醉了,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还觉得自个儿倍清醒。
几个小流氓瞧他穿得好,又是一个人,尾随上去。这会儿护城河附近散步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小流氓上去堵住吴世勋,让他把钱交出来。
小孩儿喝了酒,肾上腺激素分泌旺盛,觉得自己贼厉害能一个打十个,二话不说就揍了上去。
喝了酒能有多大力气,步子都是软绵绵的。反倒惹恼了小流氓们,一拳就准备打下去,吴世勋反射性捂住头。
一点儿不疼,再抬眼,朴灿烈如天神般挡在他前面,捏着小流氓的拳头,冷冰冰的让滚蛋。
朴灿烈虽然长得好看,但也高,冷起脸来特能唬住人。小流氓几个对视一眼,朴灿烈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当着他们面拨了110,几个人就跑了。
朴灿烈怒目转身,正打算训吴世勋,吴世勋却正好扑上去,撞了满怀。
听到怀里抽抽噎噎的声音,朴灿烈一下子气就消了,他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感叹现在的小孩儿真是太难管了,要不是他一路开车跟着今晚还得了?
小孩儿哭迷糊了,又醉了,很快睡意就来了,幸好朴灿烈搂着在,不然落到地上朴灿烈还得担心他着了凉。
到了家,把小孩从车上抱下来,朴灿烈轻柔的把人放到床上拉好被子。
朴灿烈没开灯,但他知道这几年小孩的轮廓已经慢慢从柔和过渡得更立体,更棱角分明,他闭着眼都能描绘出小孩儿的模样。
朴灿烈注视着吴世勋的脸,眼里像浸了黄连的糖,他低喃:“臭小子,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么。”
喃完这句,朴灿烈起身准备离开,吴世勋勾上他的手,纯粹下意识的动作。
朴灿烈讶然回头,他听见小孩梦中呓语:“朴灿烈,你不许给我找婶婶...你得等我到十八岁,我给我自己当婶婶。”

朴灿烈骤然落下泪来,俯身在吴世勋额头上轻轻一吻:“好,我答应你。”


—————————
一个后续:
吴世勋梦到自己18了,朴灿烈给他告白,他说不,然后朴灿烈说叔叔给你钱,他就答应了,然后这人就乐醒了。

—————————end

朴·老父亲·灿:都怪现在小孩难管,不怪我家勋勋。

蠢作者死活把我们灿勋的给你钱梗塞到文里去了。

【灿勋】我家住在动物园。(短 超短 一发完)

我家住在动物园

C1
昏昏是一只黑猫,平常窝在动物园馆长的怀里,露出一双黑眼睛,好奇的打量整个世界。
其实是个巡视领地的小霸王。
昏昏和一头熊的感情超好,熊经常把游客们投递给他的食物留下来,然后悄悄塞给昏昏。
昏昏开心的拿去喂门口的那些流浪猫狗。
熊熊知道后哭肿了眼,昏昏急了以为熊熊不高兴了。
熊熊却说:太可怜了,我下次多卖萌,他们就能给我多点食物啦。
昏昏故作老成的拍了拍熊熊的头。

C2
昏昏最喜欢跑到水族馆,逗鱼。
那鱼也真是奇怪,不怕猫,还老和昏昏玩捉迷藏。
有一次昏昏很生气,跳到水族箱上,舔了舔爪子,正准备精确无比的一捞就被园长捏着颈子放在怀里,一边被教育,一边瞪着张牙舞抓幸灾乐祸的鱼远离水族馆。
昏昏很委屈,这鱼老爱撩他,还不给他吃!真是太过分了!

C3
水族馆长给那条鱼取的名字叫西西。西西是一条花色很漂亮的锦鲤,从动物园开张就住在这里了。
西西元老每天的乐趣就是呆在水族箱的外围,逗猫。
西西元老吐了吐泡泡,那只猫想吃他又吃不到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哦!

C4
昏昏问熊怎么才能吃到鱼。
熊熊说,张开嘴巴就好啦。
昏昏不想搭理他了。

C4
昏昏又跑去问兔子,园长有一大窝兔子,兔子老大叫勉勉,老二叫倩倩。
勉勉语重心长:昏昏来吃草吧,肉那么难吃,还消化不了。
倩倩在一边笑到打滚。
昏昏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来问一群食草动物动物。

C5
西西元老每天要干的事情不多,就是有游客来的时候,带领一群小弟围着水族箱转悠,顺便拗些好看的造型。馆长称之为鱼兵仪式。
每次昏昏来的时候,西西就不会那么干。原因之一是因为昏昏孤零零一只猫,看到他这么多小弟要是被气哭了怎么办。
西西元老并不知道昏昏在水族馆外有一大帮兄弟。
原因之二大概是西西元老并没有把昏昏当作是游客吧。
是朋友啊。

C6
昏昏愁眉苦脸的看着嘟嘟在极地馆的冰下面凿鱼吃。
羡慕、嫉妒。

C7
昏昏又去了动物园里的水族馆。
有两个人在喂鱼食,昏昏深觉机会已逝,浑身落寞的走了。
园长回头看到了,抱着胸看似很凶地对馆长说:“朴灿烈我迟早要把你的鱼喂给我的猫。”

————end——

大概是动物园里的馆长x园长
如果大噶喜欢的话,日后应该会随机掉落动物园日常。

日常安利我群,有意者私聊我要群号呀,翻我主页也有哈哈哈哈哈哈,欢迎大家找我聊天。
日常求蓝手红心

【多CP】|日常|我是不是得脸盲症了???

娱乐圈无脑AU
日常小段子

1

李熏然有一个秘密——他对赵启平脸盲。
后来娱乐圈陆续红了季白,陈亦度,他发现他更脸盲了,脸盲症甚至扩散到他对谭宗明,庄恕,贺涵。
但很奇妙的是,他永远分得清谁是谁。他把这一点归咎于自己的智商。

赵启平也有一个秘密。没错,和李熏然一样,他发现自己脸盲。
他曾一度认为《琅琊木旁》是明诚演的,《人为装者》是萧景琰演的。
后来他通过谭宗明认识了凌远,庄恕,贺涵。他更确定自己脸盲了。
甚至和安迪的第一次见面,他惊讶道:“穆霓凰?”

季白发现他也脸盲。但只对特定的一些人脸盲。而且这个脸盲的时间开始于认识了明楼明诚后?
季白决定把这个弱点烂在肚子里,并立志找一个他不会犯脸盲症的爱人。
然后他遇到了庄恕。

2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
就算是身为前辈,也是有栽跟头的时候。
萧景琰在一次采访中被问道:“最近季白和李熏然很火呀,您能不能点评一下?”
萧景琰:“......”就不能问一点人性化的问题吗。
“或者在您眼中明楼和蔺晨谁演技最好?”
萧景琰:“......”你们不是知道我和蔺晨的关系吗!这个问题简直毫无意义。
朕拒绝回答。

第二天‘萧景琰耍大牌’上了热搜。

蔺晨看了采访后表示很心痛,用眼神控诉萧景琰:在你眼中我居然不是最帅的?这个问题居然这么难?你居然拒绝回答?
萧景琰:“......”朕只是不善言辞,再加脸盲。

3

杜见峰一向不关注娱乐圈的消息。他沉迷于自己事业,沉迷于拍戏。
但他最近很苦恼。
身为一个导演,他居然物色不到一个好看到可以超越他脸盲症的演员。
他认为这是对他事业毁灭性的打击。
他的助理给了他一沓表,全是各种榜单上的颜值实力双爆表型选手。
唐长老赵启平。
花孔雀贺涵。
影帝明楼明诚。
小哭包萧景琰。
合鸟主蔺晨。
....
小卷毛李熏然等等。

杜见峰:“不好看不好看全都不好看!”他们的脸我全都看不清!
助理战战兢兢的递上了最后一份名单。如果这也不满意,他打算辞职。
杜见峰入目六个字——
“北平片警方孟韦”

那一刻助理觉得杜见峰似乎找到了真爱。

4

明台很茫然。
这份茫然是他坚持不入娱乐圈的理由。
因为这份茫然来源于脸盲。
除了他大哥大嫂,他一概分不清。
他觉得全世界都是他大哥大嫂。

曾一度吓得小明不敢出门。

5
至于为什么明楼明诚不脸盲。
据明诚日记记载——
“现在的人出门都习惯性在自己头上安一个自己的名牌????”
这个问题困惑了明诚很多年。
还问过明楼自己头上有没有,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还和明楼商量过:“要不...我们也弄一个?”
明楼很干脆的拒绝了:“不,太傻。”

后来明诚和李熏然合作,实在好奇道:“你为什么要在头上顶一个自己的名字?”
李熏然茫然道:“啊?我头上有东西?”
明诚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
谢谢每一个阅读的人

【多CP】今天大家都很搞事情

祝您生日快乐❤️

1
最近陈亦度老打嗝,胸闷,还吐,吃不下饭。
对此,贺涵很担忧,皱着眉摸着他肚子道:“不是怀了吧?”
陈亦度气得一脚踹过去:“去你的!爹只是胃胀气!”
奈何贺涵眼疾手快,非但没有让自己掉下去还抓了陈亦度的脚。
现在笑得有些欠揍。
陈亦度抽了抽脚,发现抽不回来,开始深刻反省自己的战斗力。
从此隔天就往健身房跑。
贺涵:“......”

2
明诚早些时候在明氏做过一段时间明楼的秘书,由于只有一段时间,明楼没有公布明诚明家二少爷(真·明家大嫂)的身份。

于是总有不长眼的。
一个二世祖特别骚包的靠在明诚办公间门楣上,在室内还带着墨镜,“嘿,美人。”说着取下墨镜,抛了个媚眼,“我看上你很久了。”完了还吹个口哨。
明诚挑眉:“情人?”
二世祖一听,还挺上道?
于是笑着伸出手:“先认识一下,你好,我叫梁山。”
送上门的熊孩子还能不打?

片刻后
二世祖鼻青眼肿,瘸着腿一边跑一边骂:“我告诉你!我舅是梁仲春!我让他裁了你你信不信!你等着!”
明诚抄着手目送他,就差没把“我等着”三个字说出口。

当晚,二世祖被他舅骂得狗血淋头,还收到一个电话。
“听说你想让我二弟做你情人?”
二世祖才被他舅教训了,看见未知号码于是破口大骂:“你谁啊!”
“不才明楼。正是你舅口中的明氏集团董事长。”
二世祖:“.......”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嗨?

3
“喂?平平,我下班了,假也请好了。”李熏然偷偷摸摸的在警局门口打电话。
“行,我也下班了,等着,我来接你。”赵启平愉悦的挂了电话。
走廊尽头看着小赵医生远去的院长大人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想起李熏然跟他请假说今晚加班的时候整个院长都颓掉了,随即晃了晃脑袋把预感抛在脑后。

酒吧。
“我觉得今天很重要。”小赵医生。
“好像是某个人的生日。”小李警官。
“但是是谁呢?”小赵医生。
“不知道但好像得罪不起。”小李警官。
“那...把大家都叫来?”小赵医生。
于是两人商量好后,火速召唤现代组,并致电民国组,顺手给古代组发了一封飞鸽传书。
接下来的场景就很奇妙了。
只见酒吧场景不停切换,从现代都市,到民国楼阁,再到古代宫殿,最后又回到现代都市。
几秒后酒吧多了几个人,好几个人。

围观群众A:我一定是在做梦。紧接着厥了过去。
围观群众B:啊啊啊啊闹鬼啊!!!紧接着厥了过去。
围观群众C:这一定是—— 话没说完便厥了过去。

古代
蔺晨:景琰呢????刚刚还在床上???
刘彻:噗噗?别躲了,今天不欺负你。

民国
明楼:我的阿诚不见了???在我眼皮底下消失了????
荣石:我...我...我...在做...做梦吧?一霖怎么....怎么...突然突然,不见了!
杜见峰:谁抢了劳资媳妇!!玛德出来单挑!!

现代
凌远孤零零在饭桌上吃饭,抱着李熏然最喜欢的小黄鸭伤神。
然然加班的第一个小时:想他。
然然加班的第二个小时:好想他。
接着——
谭宗明和凌远的电话响了:“什么??”
谭宗明和凌远的电话被轰炸了。
甚至收到了不明时空的飞鸽传书。
但基本上内容都是一致的:让你家平平/然然把我家媳妇还回来!还让不人好好睡觉!晚上不搂着媳妇睡能行吗!能行吗!嘤嘤嘤大坏蛋。

凌远&谭宗明:“......”

一小时后,某酒吧门口。
凌远&谭宗明&贺涵&庄恕:目瞪口呆。

【多CP】这些小秘密能让粉丝知道吗?

娱乐圈AU 与日常小段子

1
“季白 李熏然 隐婚 ”刷刷刷的上了热搜。
速度之快让人猝不及防,关键是季白李熏然本人也很是懵圈。
李熏然:“我什么时候被结婚我怎么不知道?”
经纪人:“我的然然,我的祖宗。我的心脏可不太好。”

热门精选里,季白和李熏然被扒了个底朝天。
从出道开始的第一次相遇,网友:你看见没!我白的那个眼神!多么宠溺!
季白:我看到我弟弟我能不宠溺吗。
从出道开始的第一个同款,网友:啊啊啊啊四舍五入就是船戏啊!你见过这么朴素的情侣款吗?
李熏然:那是阿诚哥批发多的!!!!!老凌也有!明氏最便宜的白内裤!!
从出道开始的第一次合作,网友:你看看他们,面对面站在那里就是基啊!
李熏然:当时老凌站在我对面我能不深情吗,以及,你们把我的老凌截掉了!???

凌远迅速做了反应联系明诚就开始撤热搜。
奈何热度实在太高。一会上一会下的特别引人注目.....

李熏然和季白方的工作室立刻发布声明,表示这是造谣并一定追究到底。

只是从此,江湖上多了一个cp粉,并坚定自己是原配。
对此,凌远&庄恕:好气哦。

2
隐婚事件没过多久,李熏然一直呆在大宅里,陪明楼抠脚,美其名曰照顾老人家。明诚在国外拍戏,凌远则负责照顾两位祖宗。

李熏然一直有点怕他这个大嫂,没错是明楼。
曾经天真的年龄尚小的李然然同学随明诚与明楼的第一次会面就被吓出了心理阴影。
小时候的李然然迟疑并且犹豫着重复昨晚明诚教给他的话:“...嫂?”
明楼笑眯眯的看着可怜的娃,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在旁边暗笑的明诚,深觉应当整肃家风。
于是拉着明诚进了书房,李然然同学觉得气氛不对,可能是自己说错话了。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就往书房跑,听了一会墙角,觉得更不对了,然后哭着拍门:“坏蛋你开门!你不许欺负我大哥!”
过了一会明楼打开门,微笑:“乖孩子,上楼去做作业。”
如果此时是明台的话,他大概懵里懵懂就走了,但,这是李熏然。
“你欺负我大哥!他叫的那么惨!!!”
里面的明诚:...啧,没白养。

3
赵启平对谭宗明的第一印象满分,于是后来越走越近,近到了负厘米。
后来赵启平在谭宗明电脑上发现了一个相册,里面最早可以追溯到他刚出道。
于是赵启平笑着问谭宗明:“哟自己说肖想爷多久啦?”
谭宗明笑着吻他的额头:“一见如故。”
随即是鼻尖:“再见倾心。”
最后是唇:“三见误终身。”

4
“老凌,我觉得窝在家里不是办法。”
“你别捂太严实了....大热天小心中暑。”
“放心。”
凌远:!
你要是没干过这种事我就放心了。

5
庄恕在刷微博。
搜索栏:“季然”“季平”“季度”。
越看脸越黑。

季白刚洗完头,拿着帕子在擦,顺嘴问了句:“你在看啥呢。”
庄恕面无表情:“在看大总攻究竟有几个好CP。”
季白凑过去一看:“......”
吃醋的小庄老师怎么这么可爱。

6

方孟韦坐在树枝上演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
光那么一打,烟那么一放。还挺像那么回事。
站在远处准备入场的杜见峰:这么多烟不会把孟韦呛着吧。
然后一口气没倒过来把自己给呛着了。

【多CP】娱乐圈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儿

娱乐圈AU
日常无脑小段子!



1
当季白、赵启平、李熏然结伴上热搜的瞬间。
当所有网友满怀期待的点开以为能看到一场撕X大战的时候。
他们失望了。
热搜内容一片其乐融融。
你祝我寿比南山,我祝你福如东海那种。

原因很简单。
这三位祖宗先后红起来,居然同一天生日。
是以今日饭圈难得和谐,算得上其乐融融。

2
赵启平参加了一个综艺。
是晟宣投资的。

第一期就跑到了老大远的山镇。结果到了赵启平才知道他是被自家经纪人坑了。

约莫一个月前,赵启平还在拍戏,节目组来直播抓阄决定嘉宾第一期的投放点。
赵启平的经纪人看他忙不过来于是灵机一动给他代抽。
这经纪人的气运着实不好。
结果就是,三十多个纸团,这位抽到了最远的一个。

对此,赵启平:怪不得这孽子不敢跟着爸爸过来。
思绪刚落——
“小赵先生好,我是你这一期的搭档。”赵启平闻声转头,只见天光云影下,谭宗明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好,我是谭宗明。”

3
季白从国外拍完戏回来都晒成黑球了。庄恕特心疼,每天炖养生汤以期把他白白嫩嫩的三儿给养回来。
如此几日后,季白:庄恕,你再继续做同样的汤,你可能就要失去我了。

4
李熏然接了一部仙侠剧。
飞檐走壁,腾云驾雾。
极大的满足了小李同学的中二病。
就是每天回去都会发现身上有些勒痕。
每回脱完衣裳,凌远就以很奇妙的目光看着他。
李熏然表示:毛骨悚然。

对此,凌远:有些施虐的欲望怎么好说出口。

5
明楼和明诚在家抠脚很久了。
任粉丝千呼万唤,这两位始终在家里清修。
不。纠正一点,明楼,是诚修。
至于怎么修,明台表示:我不但耳朵该瞎,眼睛还该聋。

于是,明小少爷自己养了一只单身狗作伴。

6
明台牵了一只哈士奇回来。
明诚初见时,无甚念想。
后来撸多了,就琢磨着怎么把这只狗从明台那薅过来。

没过几天,明台发现,自家那只狗,吃里扒外。
水果,只吃明诚喂的。
狗粮,只吃明诚买的。
就连肉,也是被明诚投喂的时候最开心。
明台心里苦。
明楼心里更苦。
自家阿诚每天天不亮就去喂狗,每天喂狗吃饭的时辰比自己还准。
甚至有一天把狗搞到了书房。
这能忍?????

于是明·感觉自己都瘦了·楼大手一挥给明台找了个活,并强烈要求把狗一起带走。

明台走的那天,他二哥破天荒的送他到了家门口,他走远了他二哥都没舍得回去。
只是明台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二哥送的不是他,是那条狗。

———

日常心疼小明

另,狗可以吃水果,但少吃,少!吃!

【多CP】无脑|日常|今天的大家也都是小甜饼呢



1
最近李熏然在朋友圈秀恩爱秀得太频繁,赵启平打算无视他。
每天十多条都要点赞的话,爷的手还要不要救死扶伤了。

2
明楼老在朋友圈发些关爱未成年成长、大学生应如何保护自己等老一辈式文章。
除明诚外,无一不想屏|蔽他。奈何有贼心没贼胆。

3
自从庄恕的小被子在朋友圈火了,并制成表情包被广泛使用后。
庄恕发现家里的小被子变多了。
对此,庄恕:三儿是不是你干的?
对此,季白:可爱的小庄老师当然怎么都看不腻。

4
萧景琰被炎炎夏日热得不行,蔺晨扛来一大块天山寒冰放在养居殿门口,然后闪了腰。
于是当晚的姿势是脐橙。
对此,围观群众:合鸟主真男人,身残志坚。
蔺晨:怎么能让你们知道我是装的呢。

5
凌远给小李警官买了一堆补品。小李警官觉得自己实在被补得不行了,太过了,当晚就想扑倒自家老凌泻|火。
奈何凌远意志坚定:“李熏然你伤还没好给我起开!”
对此,河蟹表示很满意。

6
荣石带着许一霖去看电影,最近很火的一部爱国题材电影。
许一霖全程泪珠子不要钱似的掉。
荣石一颗一颗的吻过去。
电影院:没眼看。

7
今日聚餐。
谭宗明、凌远、明楼、庄恕在一起很接地气的抽王|八。
明楼脸上一张纸条都没有,庄恕最多。
季白看不过去了直接坐到庄恕腿上,并道:“老庄累了我来替他。”
庄恕十分感动。
奈何对面三个无耻联手,季白节节败退。于是明诚跑过来帮弟弟,明楼脸上被贴上了第一张纸条。

嗯,不能得罪老婆。
今天的日月木娄也很机智呢。

8
聚餐晚上。
方孟韦吃坏了肚子有些腹痛,杜见峰把他圈在怀里并用用手不停的轻揉,直到方孟韦睡着。
杜见峰看着窗外傻笑:今晚的月光也很孟韦呢。

9
小李警官今天是拖着一条伤腿磨着凌远来的。
在那几个抽王|八的时候。
李熏然和赵启平凑在一起看综艺。
李熏然话很多。
“平平我觉得他唱得还没有你好听。”
这样还好,很顺耳。
直到——
“平平我觉得他长得还没有老凌好看。”
“平平我觉得他的眼睛很像老凌但是其他地方没老凌完美。”
“平平我觉得.....”
于是——
“然然我突然感应到老谭需要我,我先走了。”
李·尚在养伤·熏然: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沉迷于和敏感词做斗争,要哭了



楼诚|贺陈|荣霖|凌李|阿诚哥告诉(kēng)我该怎么做系列

一些日常小段子。算是娱乐圈AU?除凌李庄恕
全员娱乐圈。(这个大家庭还是要留点医生和警察的)(第一次写,很辣鸡)



荣霖|阿诚哥告诉我简介要凶恶一点。

许一霖把微博简介改了。
惊呆了一众粉丝。

天啊我的霖宝宝怎么了?
是谁欺负了我的霖宝宝!
霖霖是不是被盗号了??
还我以前可爱的霖霖!
哦草崩人设了吧。
哈哈哈哈这个简介,哈哈哈这个孩子莫不是被谁给骗了吧哈哈哈哈哈

许一霖微博简介:社会你许爹,欺软不怕硬。

另一边,明诚看到这个简介时,嘴里一口水差点没忍住。

两个小时前。
“阿诚哥,我觉得我现在的戏路有点狭隘。”
“怎么说?”
“现在导演些全拿那些...叫什么身娇体弱易推倒的角色给我。”
“可能是对外展现的形象问题,不要拘束,释放天性。”
然后傻孩子不知道怎么理解的居然这么释放。

凌李|阿诚哥告诉我征服男人要先征服他的胃。

凌远出差回家后,路过厨房,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
“李熏然!你干嘛呢!”
厨房的案板上包括李熏然身上,血迹不少,凌远走近一看,松了口气,洗碗池里赫然一条还在垂死挣扎的鱼。
“老凌你不是出差去了吗。”
凌远皱眉,“你不会让卖鱼的提前收拾好么?”
李熏然委屈,“今天凯哥提前收工了,我就只好拿回来自己弄。”末了还补充一句。
“我们当警察的,不好杀生。”
凌远:......
那天打蟑螂的时候你不是挺利落的吗。

三个小时前。
“阿诚哥,最近老凌出差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怎么?人家一院长,事情多不是正常。”
“可我那天收拾的时候...”
阿诚打断他,“有老凌在你小李警官居然会收拾?”
“阿诚哥....就是这么一收拾我发现不对劲了,我送老凌那件衣服,备扣居然在。”
李熏然愁死了。
“你不是警察吗?自己查?”
李熏然义正严辞:“那是对我伴侣的不信任!”
明诚:......
李熏然你个zz。
明诚收回白眼,“这样,慢慢从生活的小事打动他。”
李熏然侧耳聆听,“比如?”
“不要偷懒。”
李·感觉自己被看穿·熏然。

城那边。
“三儿!我衣服备扣你是不是给我剪了呀!”

贺陈|阿诚哥告诉我男旁友要分手就哭给他看
陈亦度要和贺涵分手,原因是:和前女友拉拉扯扯纠缠不清。
贺涵冤枉。
于是贺涵找到了明诚。
“阿诚啊。”
明诚笑眯眯道:“叫哥。”
贺涵从善如流:“阿诚哥好,吃午饭了没。”
“吃了,你大哥做的。”
贺涵报以同情的目光。
明诚拍桌子,很轻,道:“快切入正题,我要赶在你大哥午睡醒之前回家。”
贺涵好像隐隐约约明白了日月木娄是怎么来的了。
“阿诚哥,嘟嘟要和我分手。”
“因为唐女士?”
“阿诚哥料事如神。”贺涵相当淡定的拍马屁。
“这还不简单,解决掉唐晶。”
贺涵惊恐道,“杀人放火,怕是不好”
“我还没说完你着什么急?”明诚淡定的呷了一口茶,“对付陈亦度,先给自己两巴掌,然后抱着哭一场就好了。”
贺涵:......
我嘟爱哭这件事究竟有多少人都知道?

次日,贺涵给明诚打电话。
“多谢阿诚哥,你要的那套明清瓷器过会就到,记得查收。”

今天的阿诚哥也在努力赚钱呢。


第二个是老庄和老凌(李熏然买的)有一件同款,老庄的衣服和老凌的衣服在这俩出差拿反了,老庄不拆备扣,李熏然要。